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般若经

第四百三十一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编辑:玄奘法师 译发布时间2019-06-25 12:34:48 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大悲咒注音

  第四百三十一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二分经文品第三十六之一

  尔时,佛告天帝释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秘密藏中,广说一切无漏之法,诸善男子、善女人等于中已学今学当学。或有已入今入当入声闻乘法正性离生,渐次乃至已正当得阿罗汉果;或有已入今入当入独觉乘法正性离生,渐次乃至已正当证独觉菩提;或有已入今入当入菩萨乘法正性离生,渐次修行诸菩萨行,已证今证当证无上正等菩提。

  憍尸迦,云何名为无漏之法?谓四念住乃至八圣道支、四圣谛智、三解脱门、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如来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解、大慈、大悲、大喜、大舍、十八佛不共法及余无量无边佛法,皆是此中所说一切无漏之法。

  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一有情住预流果,所获福聚犹胜教化一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何以故?憍尸迦,诸有安住十善业道不免地狱、傍生、鬼趣,若有安住预流果者便得永脱三恶趣故,况教令住一来、不还、阿罗汉果、独觉菩提所获福聚而不胜彼?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住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果、独觉菩提,不如有人教一有情令趣无上正等菩提。何以故?憍尸迦,若教有情令趣无上正等菩提,则令世间佛眼不断。所以者何?由有菩萨摩诃萨故,便有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果、独觉菩提;由有菩萨摩诃萨故,便有如来、应、正等觉转妙法轮度无量众。诸菩萨摩诃萨皆依般若波罗蜜多而得成就。以是故,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所获福聚胜前福聚无量无边。何以故?憍尸迦,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秘密藏中,广说一切世、出世间胜妙善法,依此善法,世间便有刹帝利大族、婆罗门大族、长者大族、居士大族、四大王众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亦有四念住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施设可得,亦有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独觉、菩萨摩诃萨、诸佛世尊施设可得。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四大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四大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小千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小千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中千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中千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此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十方一切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四大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四大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小千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小千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中千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中千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此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置此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化十方一切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书写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施他读诵,若转书写、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余如上说。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胜于教化一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亦胜教化一四大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亦胜教化小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亦胜教化中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亦胜教化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亦胜教化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亦胜教化十方一切世界诸有情类,皆令安住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五神通。憍尸迦,此中如理思惟者,谓以非二非不二行,为求无上正等菩提,思惟般若波罗蜜多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若以非二非不二行,为求无上正等菩提,思惟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若以非二非不二行,为求无上正等菩提,思惟四念住广说乃至一切相智。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广为他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所获福聚胜自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所获功德无量倍数。憍尸迦,此中般若波罗蜜多义趣者,谓此般若波罗蜜多所有义趣,不应以二相观,亦不应以不二相观,非有相非无相、非入非出、非增非减、非染非净、非生非灭、非取非舍、非执非不执、非住非不住、非实非不实、非相应非不相应、非和合非离散、非因缘非非因缘、非法非非法、非真如非非真如、非实际非非实际,如是义趣有无量门。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自于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以无量门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过前福聚无量无边。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应以种种巧妙文义,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佛言:憍尸迦,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应以种种巧妙文义,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能以种种巧妙文义,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成就无量无数无边不可思议大功德聚。

  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尽其形寿以无量种上妙乐具、衣服、饮食、病缘、医药,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十方各如殑伽沙界无量无数无边如来、应、正等觉。有善男子、善女人等自于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复依种种巧妙文义,以无量门广为他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福聚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由彼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无量无数无边如来、应、正等觉,皆依般若波罗蜜多精勤修学,证得无上正等菩提。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无量无数无边大劫以有所得而为方便,修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所得而为方便,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复以种种巧妙文义,经须臾间为他辩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所获福聚甚多于前。憍尸迦,有所得者,谓善男子、善女人等修布施时作如是念:;我能惠施,彼是受者,此是施果、施及施物。彼修施时名住布施,不名布施波罗蜜多。修净戒时作如是念:;我能持戒,为护于彼,此是戒果及所持戒。彼修戒时名住净戒,不名净戒波罗蜜多。修安忍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忍,为护彼故,此是忍果及忍自性。彼修忍时名住安忍,不名安忍波罗蜜多。修精进时作如是念:;我能精进,为修断彼,此精进果、精进自性。彼精进时名住精进,不名精进波罗蜜多。修静虑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定,彼是定境,此是定果及定自性。彼修定时名住静虑,不名静虑波罗蜜多。修般若时作如是念:;我能修慧,彼是慧境,此是慧果及慧自性。彼修慧时名住般若,不名般若波罗蜜多。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以有所得为方便故,不能圆满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诸菩萨摩诃萨云何修行而能圆满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

  佛言:憍尸迦,若菩萨摩诃萨修布施时,不得施者、受者、施果、施及施物,以无所得为方便故能满布施波罗蜜多;修净戒时,不得持者、所护戒果及所持戒,以无所得为方便故能满净戒波罗蜜多;修安忍时,不得能忍、所护忍果及忍自性,以无所得为方便故能满安忍波罗蜜多;修精进时,不得勤者、所为勤果及勤自性,以无所得为方便故能满精进波罗蜜多;修静虑时,不得定者、定境、定果及定自性,以无所得为方便故能满静虑波罗蜜多;修般若时,不得慧者、慧境、慧果及慧自性,以无所得为方便故能满般若波罗蜜多。憍尸迦,诸菩萨摩诃萨应以如是无所得慧及以种种巧妙文义,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何以故?憍尸迦,于当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等为他宣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初发无上菩提心者,闻彼所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心便迷谬退失中道,是故应以无所得慧及以种种巧妙文义,为发无上菩提心者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宣说相似般若、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说有所得般若波罗蜜多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如是名为宣说相似般若、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

  时,天帝释复白佛言:世尊,云何善男子、善女人等说有所得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名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为发无上菩提心行六波罗蜜多者,说色乃至识无常、苦、无我,说眼处乃至意处无常、苦、无我,说色处乃至法处无常、苦、无我,说眼界乃至意界无常、苦、无我,说色界乃至法界无常、苦、无我,说眼识界乃至意识界无常、苦、无我,说眼触乃至意触无常、苦、无我,说眼触为缘所生诸受乃至意触为缘所生诸受无常、苦、无我,说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无常、苦、无我,说四念住乃至一切相智无常、苦、无我,作如是言:;若有能依如是等法修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是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复作是说:;修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者,应求色乃至一切相智无常、苦、无我。若有能求如是等法修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是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憍尸迦,若有如是求色乃至一切相智无常、苦、无我,依此等法修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者,我说名为行有所得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憍尸迦,若如前说,当知皆是说有所得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为发无上菩提心者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作如是言:;来!善男子,我当教汝修学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若依我教而修学者,当速安住菩萨初地乃至十地。憍尸迦,彼以有相及有所得而为方便,依合集想教修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是谓宣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为发无上菩提心者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作如是言:;来!善男子,我当教汝修学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若依我教而修学者,速超声闻及独觉地。憍尸迦,彼以有相及有所得而为方便,依合集想教修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是谓宣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为发无上菩提心者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作如是言:;来!善男子,我当教汝修学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若依我教而修学者,速入菩萨正性离生;既入菩萨正性离生,便得菩萨无生法忍;既得菩萨无生法忍,便得菩萨殊胜神通;既得菩萨殊胜神通,能游十方一切佛土,从一佛国至一佛国,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由此能速证得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彼以有相及有所得而为方便,依合集想教修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是谓宣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告菩萨乘种姓者言:;若于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决定当获无量无数无边功德。憍尸迦,彼以有相及有所得而为方便作如是说,是谓宣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告菩萨乘种姓者言:;汝于过去、未来、现在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从初发心至得无上正等菩提所有善根,皆应随喜一切合集,为诸有情回向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彼以有相及有所得而为方便作如是说,是谓宣说相似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尔时,天帝释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宣说真正般若、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说无所得般若波罗蜜多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如是名为宣说真正般若、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

  时,天帝释复白佛言:世尊,云何善男子、善女人等说无所得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名说真正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为发无上菩提心者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作如是言:;来!善男子,应修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汝正修时,不应观色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我若无我,不应观受、想、行、识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我若无我;如是不应观眼处乃至意处,色处乃至法处,眼界乃至意界,色界乃至法界,眼识界乃至意识界,眼触乃至意触,眼触为缘所生诸受乃至意触为缘所生诸受,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四念住乃至一切相智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我若无我。何以故?善男子,色色自性空,乃至一切相智一切相智自性空;是色自性即非自性,乃至是一切相智自性即非自性,若非自性即是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于此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色不可得,彼常无常、乐苦、我无我亦不可得,乃至一切相智不可得,彼常无常、乐苦、我无我亦不可得。所以者何?此中尚无色等可得,何况有彼常无常、乐苦、我无我可得?善男子,汝若能修如是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是修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作此等说,是谓宣说真正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为发无上菩提心者宣说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作如是言:;来!善男子,我当教汝修学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汝修学时,勿观诸法有少可住、可超、可入、可得、可证、可听闻等所获功德及可随喜回向菩提。何以故?善男子,于此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毕竟无有少法可住、可超、可入、可得、可证、可听闻等所获功德及可随喜回向菩提。所以者何?以一切法自性皆空,若自性空则无所有,若无所有即是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于此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竟无少法有入有出、有生有灭、有断有常、有一有异、有来有去而可得者。

  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作此等说,与上累品一切相违,是说真正般若、静虑、精进、安忍、净戒、布施波罗蜜多。以是故,憍尸迦,诸善男子、善女人等应于般若波罗蜜多,以无所得而为方便,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当以种种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憍尸迦,由此缘故我作是说: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所得而为方便,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复以种种巧妙文义,经须臾间为他辩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所获福聚甚多于前。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住预流果。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法门应勤修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预流及预流果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四大洲一切有情,若小千界一切有情,若中千界一切有情,若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有情,若复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一切有情,若尽十方无边世界一切有情皆令住预流果。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法门应勤修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预流及预流果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一来、不还、阿罗汉果。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法门应勤修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一来及一来果乃至阿罗汉及阿罗汉果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四大洲一切有情,若小千界一切有情,若中千界一切有情,若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有情,若复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一切有情,若尽十方无边世界一切有情皆令安住一来、不还、阿罗汉果。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法门应勤修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一来及一来果乃至阿罗汉及阿罗汉果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赡部洲诸有情类皆令安住独觉菩提。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法门应勤修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独觉、独觉菩提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复次,憍尸迦,置赡部洲诸有情类,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教四大洲一切有情,若小千界一切有情,若中千界一切有情,若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有情,若复十方各如殑伽沙等世界一切有情,若尽十方无边世界一切有情皆令安住独觉菩提。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得福多不?

  天帝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

  佛言:憍尸迦,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此般若波罗蜜多,以无量门巧妙文义为他广说,宣示开演显了解释,分别义趣令其易解,复作是言:;来!善男子,汝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令善通利、如理思惟,随此法门应勤修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获功德甚多于前。何以故?憍尸迦,一切独觉、独觉菩提皆是般若波罗蜜多所流出故。

本文链接:第四百三十一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上一篇:续高僧传 第二十七卷

下一篇:神僧传卷第五

相关阅读

经藏网